浅滩海 星 怪

👉展開看⋯⋯👈




屁都沒(喂

🌞你好哇这里海星

-非洲酋长浪迹五格,是个瞎捷报写的任性文手。产量低下粮难吃,文笔暴躁脾气差

-混乱邪恶杂食cp:
魔冒 杰佣 欺诈
社园 前机 冒盲

-个人tag“海星养殖场”,各位没事儿进去溜溜弯,喝点茶(海星会很开心的!

*就这么多!感谢🙏

【裘克×你?】泪腺遥控器

    +感冒到头给敲掉(难受.jpg.),海星在作业里泡澡着凉了

    +莫名其妙的标题。

    算是随手摸的小鱼儿,不要质量(和不存在的面子)的。

    屁!热度都是不存在的写着高兴就好。

    不是一般的甜嫖乙女,难吃极了请酌情噎粮,简单地概括成以下八字:

    “哭包幼裘 在线骂人”!

    其实并不是哭包啦只是感觉写幼裘哭起来很……很带感(!奇异修辞?)所以就写了,难产海星摸个段子都难,脸滚键盘了。

 

    =

 

    这个鬼地方的冬天阴冷的厉害——我也说不上究竟是哪个地儿,只磕磕巴巴地记了几个复杂又拗口的音节,好像要故意跟人作对,长长的一绺儿绞在牙齿和舌尖上,像半根苦草叶一样挤出一点稀稀拉拉的涩浆慰籍冷的发木的嘴唇。太阳拼命地闪着,一点可怜兮兮的刺眼白光耷拉在路上,蔫头蔫脑的被铅黑的影子抢了大半的位置,腾起的尘灰里不住的哆嗦。

    沸腾的嘈杂中羼杂着格格不入的声音,在铮亮马蹄铁磕出的声音下腾起一点苍白的土屑沾在我的眼角,像半滴粉身碎骨的眼泪挂在下眼睑上摇摇欲坠。我转身去找,踮着脚踩上马车经过留给人半月形的一溜印子,它们在又干又凉的尘土里像雪地上长出来的一串脚印,叫人踩成扁扁的模糊痕迹。然后攀上矮墙,这繁琐的动作并不适合在手脚僵硬的时候进行,于是我像只瘸腿猫一样吃力地从墙顶扑下来,差点没跺碎了两个脚底板。

 

    是个男孩在哭。

    他在死巷子的最深处,抱着膝盖。看的东西并不真切,唯一清晰的动静就是他抽噎的哭泣,眼泪在飘飞悬浮的白色土灰隔阂下成了两抹潋滟的冷光,紧跟着脸颊冷起的赤色横行在他脸上。

    他哭着,但是又把那声音糅杂了冻成一块一块的气体囫囵着拼命咽下肚,要噎死自己一样憋着气到浑身颤抖,只剩下裂了血口的嘴唇翕动着张开时吐的半团热腾腾的白雾。他吸气时抽搐着,自己竭力的忍,但嗓子眼里又漏出两三响破碎的泣音,只好慌张的两只手胡乱把眼泪抹去,连忙捂住干瘪流血的嘴。

 

    男孩抬了头,赤红的发上挂着脏污,脸颊两边的被眼泪染成带着湿意的几绺,不依不饶地黏在颔角的皮肤上。一点青色的微光在那双绿眼睛里打旋儿,在肿胀的眼角碰了壁又飞快地转悠着,直到眼睛的主人瞪了我半晌后恼羞成怒才噼啪地爆裂成火光。

    他一跃而起,像个被踹了一脚的脏毛线团,脸上挂着滴没有擦净的泪,哑的声音像个断了发条的闹钟骂个不停,在狭窄的巷子里沸水一样煮开了气急败坏的蒸汽,跃跃欲试地往天上窜着。他看我不动,就露出凶狠的样子,拳头和劈里啪啦的脏话一起往我脸上招呼。

 

    但眼泪泡的稀软的胳臂打不出什么的,所以我后撤让开昏头昏脑的一拳,擒住他的手。那半句嚷嚷在我把目光往那手上扫的时候就像颗哑火的枪子儿没了下文,他一下抽回手背在身后,像唱诗班里的孩子一样挺着干瘦的胸膛笔直的站着,嘴里又像唱赞美诗一样不打磕颤地蹦着怒气冲冲还糊了鼻音的脏话。

    我抓了满手冰凉的眼泪和一点稀释的血浆,在皴皱的手上擦起一点冷清的疼。我垂下手,好把它们在脏裤子上抹干净再慢条斯理地抬头看他。那男孩心虚一样突然噤了声,手往身后背的更紧。

 

    巷子里冷不丁只剩他骂的气喘吁吁的声音。


我疯狂诈尸!

  国庆长假有点悬_(:з」∠)_。

  家里网时不时的就抽风结果发现是爹娘暗箱操作

  只能抱着笔记本慢慢的码字。其海星是难产型文手一小时顶多一千来个字儿还要删删改改,难受死了。


  最新一篇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就会是裘克了?私心想看小红毛团子呜呜呜的哭(。

  视角什么的……就是你啦!幼年孩一号!

(孩一号的设定想的差不多?回头整合修改一下发出来…个人感觉有点偏下等人

  想糊黑白无常了,他俩的设定老戳我,心窝都给对儿穿的那种!(醒醒,你不会写。

!超想感谢大家!!!

    哇今天下午看了发现居然十fo了呢!这真是个超超超超大惊喜!!

    写文是靠灵感大胆瞎写;没有互动的经验,说话都是非常直男的口气了;主角的故事、身份、背景也没有完善过,不是个合格的孩子厨…但是我真的、真的没有想到各位喜欢他们!!海星真的很开心啊!!!

    谢谢大家!!我爱你们!!!


    (蠢海星已经满足地去世了。

【库特x你?】碳酸故事会【下】

    既然有大结局了不去看看开头吗

    既然看了开头不去看看过程吗

    

    +大家好这里是在踩住周末小尾巴苦苦挣扎的咸鱼海星

    +其实是上午就可以发出来但是家里网突然炸了,于是一直等到现在。

    (我要当万年咕咕鸽,爸爸妈妈可高兴了,给我吃我爱吃的网线路由器。(

    #但是自己挖坑自己埋!这一部分终于迎来了ending!

    第一人称的叙事线总有一些无法暗示到位的东西,但是也不能临时修改。总之虽然磕磕巴巴的但是自己的No.1作品结束了!值得纪念!(喂。)看到现在发现全篇无糖,两个人只是在一段时间内发生交集,过短的故事也无法很好的诠释人物,文章漏洞百出经不起推敲,但是这也算还愿了吧!

    (其实我很想把自己写这篇文的分析和剧情理顺出来,但是最后还是没写,因为会影响大家对文章的第一印象和思考评价之类……还有就是,懒。(被打爆

 

    =

 

    雾都的上午总让人提不起精神来。

    我变成雾气里饥肠辘辘的蜗牛,脑袋埋进手肘圈成的粗劣屏障以逃避门窗无力阻拦的厚重乌云。鼻尖的吐息凝聚小滴的水,闭合的毛孔上滴滴答答。隐隐约约的我听见啮食东西的声音,木屑抖抖索索地掉在地上,啮齿目动物细碎的脚步在粗糙鞋面上踏出半支不成调的小步舞。

 

    门被友善地敲了几下。笃笃,笃笃,笃!铿锵的金属余音嗡鸣中四散消失,特殊的敲门的节奏也只有伟大的冒险家才会有——据他说。

    我刚刚起身他就气喘着落座,招呼都不及打便急急喝掉半杯汽水,单薄瘦弱的胸口破风箱似的鼓动着,叫人看也不看就能发现他的肺泡要破裂一样拼命膨胀的厉害。在三秒以前那还是我的位置,我撇撇嘴,耷拉下眼角去瞧。

 

    是把刀。还是把六英寸多点的小刀。黯淡的镉绿鳞甲成了层糜烂的苔藓死皮赖脸地长在短短的刀柄上,刀刃成了圆鼓鼓的装饰物,钝的只能用来切面包,又好像根本没开过刃。我本来想耍刀花给库特看,但是搭在刀背上的食指又乖乖地蜷缩起来:“不错。你从哪儿搞到的?”

    他愣着,咧嘴笑起来,孩子气的快活,皮肤的抽动中狼狈的汗珠挣扎着滑进眼角:“女巫的山洞里!我跟你讲过的,她所居住的山洞在海湾的入口,手臂上停着的乌鸦有跟硫磺一个色的眼睛。这把刀我用了山谷里的一把干花就交换来了!你知道女巫都有奇怪的脾性,但据说它能像划软奶酪一样切掉一个人的灵魂……”

    故事我当然记得,划不来或者能捞一大笔的交易我也听他讲了不少,但是我还是奇怪。虽然这个问题不合时宜,要是平时我会先称赞他的故事:“为什么把它送我?”

 

    他放下揉了眼睛的手,富有表情变化的面孔僵直了,脸上方才的神气在水分过度饱和的空气里像大把的咸盐一样不情不愿地结了块儿,犹豫又小心的神色像回溯的潮水一样盖着他的眼角。他把刀子向我这里推了推,低垂在桌沿的柔软目光的融化开氤氲的雾,在铺了层金属光泽的刀尖上化开半圆的、晃动的光:“我觉得……你应该算是我的朋友了。”一副窘迫又局促的样子,止不住地往后躲,怕被注意到似的竭力控制动作的幅度,身子过了电一样僵硬地挺的笔直。

    “当然了。”我歪着头去看他,希望这个滑稽角儿的角度能在他脸上捕捉一点端倪。

    可惜什么也没有。他的眼睛叫人一眼就看透,明亮又干净。我依稀记得有个不恰当的形容词——清澈见底,清澈见底还沾着破碎光圈的漂亮褐色:这样彻底的洞察反而让我有些扫兴,不应该是这样的,至少现在不应该,他——我干脆把那把刀拢进手心,没有克制得当的急躁动作让他吓了一跳。我又及时地给他倒满汽水,于是库特抽搐着蜷缩一团的眉毛松了口气又舒展开。他举起杯子,笑得开心:“干杯!”

    我直了直腰板才碰到他抬的太高的杯口,铝皮和玻璃碰撞发出湮没在笑意里的闷响,溢出一串炮仗一样乱蹦的细小气泡。

 

    他又开始讲故事,乱了阵脚的细小雾滴在喷薄的洪亮声音里溃不成军,惊慌失措中挂在他颤动的胡茬上,我压着嘴角示意他擦掉一点结的不是地方的水珠子,在他涨红脸的时候把手捂不住的脱缰笑声兑着消了泡的汽水喷在桌面上,自顾自地笑到浑身乱哆嗦。

 

    *

 

    他临别的时候像往常一样挥着手说再见,嘴角翘着弯弯的,笑容又温和,好看的很。

    然后他就消失了,像上午的大雾一样散去。

    我在其他人蒸腾着刺鼻酒气的言论里听到远去的火车汽笛尖锐又孤单地嚎,拖着长长的单音用一千零五十四只脚把铁轨踩的卜卜乱响。年轻的冒险家挡在自己的灰影子前站成棵黄了尖儿的瘦削野草,在照相机花白的耀眼闪光里挨了风吹似的缩着肩膀摇啊摇。

 

    他叫库特·弗兰克,然后我就说不出更多,只好由着别人嘲笑的咒骂劈里啪啦地砸在后脊梁骨。

    我们是朋友吗?

    他出门的时候总是回着头的,眼睛紧盯着我,好像我是个纸浆糊的假人,会被冲进门里的风扯成比蒸汽更加零碎的纸屑无影无踪。可是我连他的手都没有好好的握,只是能摸到又冷又硬的玻璃杯上他潮湿的手印——指纹都被水雾临摹下来印在黏附着劣质啤酒残液的玻璃上,微微带着点汗湿的气味。

    再“好好的”、“真正的”握到他的手,是在个我也叫不上名儿的鬼地方。

 

    他的声音疲惫、沙哑,而且成熟,我不清楚这个招呼里面糅杂了多少奇奇怪怪的东西,成分比汽水里五花八门的彩色还要驳杂。他干巴巴的笑,那笑容像是从瘪成空心铝皮的颜料管里挤出来的,怪异又僵硬,叫人不知道怎么回应才好。

    他手上有了硬茧,这干瘪僵硬的角质很好的把温度保护在手心,使得我只能隔着同样的东西,凭着迟钝的触觉摸到粗糙到辨不出温度的硬壳。一如我们自私又懦弱的蜷缩在各自的茧子里,宁可被胃肠沸腾的酸液融化成一包恶心的腐汤。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除了一味的自欺欺人不再有和他相似的地方,我永远理解不了一个冒险家应有的生命、骄傲和逃避,就像他不理解我的。

 

    我们终究成了被自己亲手憋死在躯壳里的可怜病胎。

     “初次见面,库特·弗兰克先生。”


皮卡皮卡酷鸽变身!!

我要咕了呜呜呜呜呜,(知道结果已经可以下车了,只是个假条而已。

起因:
初二要开始忙了_(:з」∠)_,班主任又换了(个超凶的),除了历史生物老师都刷新了。超级害怕紧张到爆,(还是因为作业嗝屁
更新会慢好多,心累。…但是我爱你们!各位都是天使rua!!!(挨个抱起来亲

【库特x你?】碳酸故事会【中】

    点我看库特一人饮酒醉

    +想不到吧我猩汉三又回来了!

     暑假好短作业好多(颓

    +小乌龟库特好可爱哇!虽然抽到是不可能的还是要许愿库特新紫皮!(超大声

    +全文1k8

    还是胡写扒拉写,仍然不捉虫。这篇写的时候感觉很无力,要表达的都写不动,不该添的瞎杰宝写…暗示和伏笔写太明显了会没意思,太含蓄又可能看不明白……灵感也很贫乏,改了又改但还是不好吃。总而言之这篇感觉有点不尽人意。有时间可能会改一下重发…?

    脑阔都爆炸。(计数:2

    还有感觉自己的文风不太讨巧…?人气好低……(不要担心,我会努力的!

    #我励志做勤奋的文手!我喜欢库特哇!

 

    =

 

    库特又站在门口。黄昏的夕照懒洋洋的给他上了层黄油似的暖色涂料,沿着衣角吧嗒吧嗒滴在门口的一角空地上,水滴一样的光斑流淌到墙角。他还是猫着背站在门口,但下垂的眼角居然透露出点绵羊一样温顺的水光。

    我转过半个身子,七分之一罐的汽水被粗鲁的力道搡的滴溜溜打转,细细碎碎的气泡嗤嗤啦啦地抗议,在空洞洞的铝罐里吱吱的嚷。

 

    很意外,他去打理了头发和胡子,现在它们都踏踏实实地趴在自己的位置上,偶尔打两个无伤大雅的小卷儿——不是流浪汉,他看起来更像个富有欧洲气息的绅士。于是我拍拍手站起来,假腿很给面子的没再折腾,所以我就能流畅地转个身给他拉开一张凳子,再有模有样地鞠躬:“欢迎,弗兰克先生。”

    他眨巴眨巴眼睛,不自在地坐下。

    灯火的映射吗?他的眼睛带着一点微弱的亮,透过雾都厚重的水汽晕开半圈幽幽的锌白,气泡似的晃晃悠悠,要沿着地平线的尽头挂上油彩的光幕。库特沉默好久才张开嘴:“我是个冒险家,我可以为你讲故事吗。”他的声音慢慢地低下去,似乎要嗫嚅着缩回喉咙。他慌张的把道谢和问候遗漏,只有局促不安地低下头去不看我,盯着手边的水珠子爬了杯子外沿大半的酒,虚晃着目光看杯口蹦跳的微小液滴沉沉浮浮。

    我抬了抬下巴,酒杯往他跟前推。库特搁在桌上、绞在一起的双手在四散的凉气里烫的哆嗦,惊惶地瑟缩后局促地后退贴紧微弱起伏的胸口。我垂了眼摸索,又拉开一罐汽水,卷了边儿的铝制拉环噼啪地落地,敲上一两个零散的难听音符:“为什么不呢?”

 

     静的很。我紧盯着那双睁大的眼睛。那一点白色的光亮在他漆黑的瞳孔里躁动,在含混的烛光里描摹他清澈栗色虹膜。他弯曲了嘴角,道谢似的对我挤挤眼睛,白色的火苗在他晶亮的眼睛里颤颤巍巍地摇摆不定。

    换了个人。他直直地站起来,木凳跌在地上,哀嚎出压不过他声音的噪响。烛火在风里摇摇晃晃,挤压着蜡泪甩出半屋忽明忽暗的光。我呆呆地看,蜡烛芯都忘了剪。蜡烛的火苗呼呼地窜高,他的声音越来越模糊,只看见颤抖的空气里一双干净透亮的眼球宽容地包杂了曳动的橙赤火光——

  “布鲁?”他叫我的名字。我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很聪明地问他怎么有这么多故事,你多大了?

    库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十七岁,还支支吾吾地重复几遍,十七岁、十七岁,再过一阵子就成年了!

    我噗嗤地笑出来,把他只剩一个杯底的酒杯里灌满汽水:“未成年人不能喝酒!”他红着脸要争辩什么,我拍拍他毛茸茸的脑壳,说没事我比你小,喝你的汽水吧。

    碳酸气泡在透明的杯子里不安分地哆嗦着,劈劈剥剥地爆开小小的飘着甜味的水花,他两口咕咚咕咚喝下去。接着讲布罗卜丁奈格人的火堆里升出长长的鲜红火舌,像舞蛇人的粗糙瓦罐里游出的吐通红芯子的毒物蜿蜒游走包裹滚烫的黑色铁锅。圆鼓鼓的水泡来回乱爬,挤挤挨挨满是水蒸气的巨大屋子,结了他满身湿漉漉的水珠。

 

    *

 

    他每天都来。带来的是他在海湾旁的枯败树梢上蛰伏等待鲜红头发的年轻女巫,纤细苍白的手在碾钵中碾碎蟾蜍;过路城邦的城主向商队征收税金却不打开城门:他们在城墙的两头做买卖,那里的百姓抛下满装篮子了的糕点,食物像雨点子砸落在马车的棚上卜卜的乱响;马戏团里套着华丽的丝绸衣裳的小侏儒如何灵巧的站在鲜艳的滚球上走动蹦跳却不栽倒——当然,和利立浦特人比他也是个巨人!他不知疲倦,嘴里冒出来的文字被激烈的肢体动作修饰的富丽堂皇。立利浦特人只有六英寸高,他们射出成千上万的箭簇刺到他身上,又如何把他放在巨大精妙的仪器上运进首都。

    他同各种民族的人旅行,那些只能出现在游记小说里的故事源源不断地从他嘴里冒出来,撑满了整个屋子又从门和窗的缝隙溢出去。一个个无所事事的下午变成汽水里叮叮当当晃的透亮冰块,融化成一滩冷冰冰的水吱溜溜地滑进肠胃,冒着泡儿促使对方打一个滑稽的汽水饱嗝。

 

    他终于停下来,喝了口汽水。洗的有些发白的袖口撞到桌沿居然僵硬地拐了个弯角,喀喀呻吟起来。布料又硬又旧,难道这就是冒险家的外套?我拄着下巴胡思乱想,开口问他:“库特先生…?”这句话在脑子里有足够的铺垫,说出口是顺理成章,但我后知后觉地发现这很不礼貌。他吓了一跳,好像害怕我继续说下去,结结巴巴地抢白道:“……我、我的钱在回这里不久的时候都让人偷光啦。”

    是非常不礼貌。我又记了一笔。

 

    接下来的几天他的魂儿好像先他一步离开破破烂烂的小酒馆了,忘了上一次旅行走过的路,嘴里的话成了干巴巴的骨架,白的晃人,晃晃悠悠的冒出来立着,少了不知多少东西。冒险家的确应该去旅行,于是我开了个具有冒险精神的玩笑:库特先生,库特先生,你在这里呆不住啦?

    他眼里快要霉烂干枯的惊慌重又发芽生长,一圈一圈在瞳孔里绕了又绕。但是他笑了——冒险家先生式的温柔微笑。

    怎么会啊?他说。


    冒险家应该讲完他的故事。



【库特x你】碳酸故事会【上】

    ※全文1k2,恶劣文笔庸俗脑洞,请不要放心食用(小心食物中毒

    +最近海星特地跑去看了游乐场地图的海报,结果发现——噫噫噫噫那个捂脸的小库特有那么可爱!!!我我我我

  (本来是写幼体库特,但写着写着就特想跟大胡子唠嗑。(原地躺平

    +大概会分为上/下或上/中/下,没有大幅扩写下去的打算。(佛系文手,在线发癫!

    +胡写八写一通就发上来了,没怎么捉虫。(其实完全是由着脑洞瞎捷豹乱糊,文章无主题不扣中心修辞过渡等于没有(糊到最后脑阔都炸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在瞎写什么垃圾”

    这一篇不是主线剧情,两个人简单的打照面然后单方面喝酒而已

    原创角色有,四舍五入是不怎么好吃的乙女干粮。

 

    大概是库特赌博后、入伍前的一段剧情(我要跟他唠嗑!黑库特我也要唠嗑!(超大声危险发言

          因为焦虑和压力疏于打理造就了茂密的毛发   【      打理好就可以变身为胡子靓仔(?  


    =

 

    我抬起手把那个冰冷铝罐里的液体浇进口腔,薄凉的甜味在舌尖上划一下便咚咚地灌进食道,在冻的鲜红的牙龈上留有一点儿带着转瞬即逝的碳酸气泡的荧光色残液——加了气的糖水比坚硬的铝皮还要冷。然后我听到厚底靴磕在地面上的声音,很没节奏,好像是个捡了双破鞋的流浪汉跌跌撞撞的走,包着一层干裂土坯样的硬茧的脚在空荡荡的鞋子里晃晃悠悠。

    上了半层花里胡哨彩锈的铁框门叽叽哇哇地被推开,我下意识的斜楞起眼角,可惜眼珠轱辘着要把眼眶挣裂了也没看见那人长什么样,只看见黑黑灰灰的细长影子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蜿蜒着匍匐到我脚边。“你好?”我慢腾腾地站起来,关节的夹缝吱吱嘎嘎的跟着铁门唱和调。好极了,这下我总算看清楚了——

     ——又是个倒霉鬼。他的头发乱糟糟的盘卷在脑袋上,最长的一绺和他堆满了脸颊和下巴壳的胡子连在一起(是很深的棕…呃,咖啡豆的颜色),组了联盟似的在他瘦削的脸上攻城略地。他又塌着肩、弯了腰站着,手臂颓气的下垂快要碰到膝弯,好像个灰毛乱蓬蓬的老猿猴。我被这个可笑的想法吓了一跳,左腿的假肢又咕咚一斜差点把我甩到地上。我抬了眼再去看,他还是直愣愣干巴巴地杵在那儿,目光又阴沉沉地在地上拖来拖去,卷起好多灰土。

 

    “puff……”我走到那个代替吧台的长条桌前,接了杯啤酒轻轻放在桌上,然后懊恼地低下头去调整那条不中用的假腿,“就算我请你了?这一杯。”

    男人的眼睛眨也不眨,像块木头咣当一下跌在凳上,空的易拉罐被僵硬笨拙的动作碰到地上,发出铮亮一声脆响。他紧紧的捏住光滑的玻璃杯喝酒,杯子里白色的泡沫在摇晃中沾在脏兮兮的手指上。

    “怎么称呼?”我挑着眉毛问他。

    他世界末日一样昏沉黯淡的眼里这才划着了一根劣质火柴,干巴巴又没有客套话润色的声音不比刨木头更好听:“库特·弗兰克。”

 

    他沉默的喝酒,我同样沉默的看。所有的话都被彼此心照不宣的摁在胃里,糜烂在胃酸中孤独的吐着黏稠泡泡。酒杯上无头无脑挤着搡着的水珠断断续续地沿着他握杯的手指汇成大个头滑进沾满脏污的袖口里,他的眼睛里的光干涸成枯萎的一团挂在虹膜上,被大滴迟缓的泪滴子砸的摇摇欲坠。他机械的吞咽眼泪和啤酒的混合物,又跌跌撞撞的走出去。


    他的背影踉踉跄跄地变小、消失不见,像落入咖啡的方糖块融化在沉重黝黑的夜色里。月亮吝啬地抛下一点稀薄的光打在门口空地的稀碎玻璃上,反的光像撮小针扎了我的眼。

    现在我连他的脚印都瞧不着了。

 

    被老鼠啃瘸了一条腿儿的桌子照样晃来晃去的吱哇乱叫,我不耐烦地敲了一下木板面儿,对它道:“安静。”